茶小乖

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今天的蛆太也在努力为老茶立人设呢

实扒南婆真实面目

凉菜卷:

今天我要代表群里的小伙伴实名挂万粉聚聚 @夺南 


昨天言之凿凿说今天要倾情贡献十篇朱白,结果今天都结束了,这人一篇都没写!!她拒不认账,拼死挣扎,还化身四十岁带刀疤的黑客妄图断绝证据……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希望大家能认清她的真实面孔,争取我们阅读十篇朱白的合法权益!!








另外拼图感谢 @东坡肘子_还是把名字改回来了 

三个月存活确认,我还能再磕个10086年

开小号去搞all白hin快落

大逃猜NO.4【桃花源记】

来猜!

巍澜衍生大逃猜:

CP: 肖子韩x曹光



zyl48—肖子韩《抢来的新娘》


by48—曹光《微微一笑很倾城(电影版)》


*


新闻系跟计算机系之间的梁子大概是在曹光大晚上蹲人系宿舍楼下给贝微微告白那会儿结下的。


总之那之后两个系之间相互称呼都是“你们计算机系的”和“你们新闻系的”。


这天学通社刚在开当周例会,秘书突然说了一句,听说计协要组织去华山搞活动,办个华山论剑。


说起来庆大也是国内排得上名的学校,但是并不知道为什么上至计算机系系草兼学霸肖奈,下至外语系清考三年都过不了的吊车尾统统沉迷网游,什么梦游江湖什么幻想星球什么长歌仙境,校外网吧校内宿舍,一个个跟吸牙鸟片一样上头。


而华山论剑恰恰好是梦游江湖一个新的世界任务。届时向社联提交社团活动材料,肯定内容又丰富又有趣,艳压群社。


学通社的社员们羡慕啊,说哎呀真好啊计协哪来的经费啊。秘书又凉凉地提了一嘴,听说是人计协会长肖奈谈成了个端游的项目,自己掏腰包请协会成员去的。


学通社的社员们嫉妒啊,说不行啊,咱学通社输人不能输阵啊,我们光哥豪车不是开假的哦?眼神疯狂暗示自家社长。


社长因为前些天连续在梦游江湖里被守尸心烦着,就去玩儿了个新游戏叫长歌仙境,正巧长歌仙境有个副本叫做桃花源,至今各大公会还没人全通过里边儿BOSS。,社长一拍大腿,我们去桃花源!


社员们雀跃了一番,完了问,不是,桃花源在哪里啊?


曹光敲敲其中一个学弟的头说叫你好好读书吧,武陵人捕鱼为业,你说在哪里。学弟揉揉头,不确定地问,湖……湖南?


秘书推眼镜:那请问社长我们活动经费怎么办?曹光把他价格不菲又款式过时的夹克衫拉链拉上又拉下,心下一横:我出!社员们正要跳起highfive,又听到曹光大喘气:……一半!


社员心想,一半就一半吧!没鱼虾也好!还是欢天喜地地报了名。


隔天曹光看着报上来的名单还有好几个中文系的幽灵社员,眼角抽了抽,默默地将交通工具从飞机降为动车再降为大巴。


我们曹光社长当然选择自驾。


 


**


曹光社长后悔选择自驾了。


下了高速后跟丢了大巴,顺着导航在乡间道路上绕了小半个小时,最后拐进了个路痕不大明显的山道里,手机右上角的4G符号已经彻彻底底消失了。曹光下车,把自己的哀凤7+举得高高的,四处走来走去,妄图找回一点信号。


信号没找到,他看到了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头。老头看到他,冲他挥挥手,他左右确认了一下老头是很自己说话后走了过去。


老头说自己年轻时候从老家出来参加革命,现在剩不了多少日子了就想回去了,但是走到这边路难走,也走不动了,问曹光能不能帮他个忙带他回去。


曹光说,老伯您老家在哪儿啊?这荒郊野岭的也不像是有人家的样子。


老头说就在里边一点儿,不远的,


曹光也没怀疑老头是不是来碰瓷的,他说那您等会儿啊,转身回车上把单反背了出来。四周看起来像是还没被开发,森林的原始形态保留得挺完整,他准备一会儿多拍几张照片。


他看老头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晃了两下才站稳,于是走到老头跟前蹲下说我背您吧。


背着老头儿走了大概十来分钟,附近树叶渐渐浓密,阳光已经不太能投射下来,四周开始慢慢变暗,不知道哪来的风微微地吹。饶是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五讲四美好青年,曹光也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


他问老头儿,老伯,您说的老家在哪啊,您是不是记错了呀?


老头儿说你再往前走走,马上到大门了。曹光问什么大门呀?然后他抬头看到树荫深处有一座破败的土地庙。


背着老头儿进了土地庙后老头儿说穿过庙厅就是大门,小伙子你一会儿走进去的时候千万不能回头啊。曹光心里觉得奇怪,但也没说什么。土地庙里布满厚厚的灰尘,到处都是蛛丝,看起来像是好几十年没有人来添过香火。绕过神台的时候曹光还真看到了一扇结实厚重的木门。


 


***


肖子韩和彭秃子约在县郊桃花林里的土地庙外见面。


彭秃子一看到他,就把手套摔在他脸上,喊了一声废物。他说你在应震天手下待了四五年了现在连让他放了几个俘虏都办不到,饭桶!


肖子韩默默捡起彭秃子的手套,说应震天这人喜怒无常城府太深,很难搞定。


彭秃子说我不管,你说什么也得让应震天把我的那些俘虏给放了。


或许我们可以从他新娶的七姨太这边下手。肖子韩凑近彭秃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彭秃子将信将疑,问你确定这样就能让应震天放人?


肖子韩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听到身后土地庙的后门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喊了一声,谁!便提起别在腰间的毛瑟枪走近门后。


彭秃子来不及阻止他,眼看着他推开了那扇门。


 


****


老头儿硬是要下来开门,说什么这扇门外面的人打不开。


曹光拉开门闩的瞬间,一股外力从门后向里推开。日光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吱呀一声惊飞一室灰尘。


曹光跟老头儿说我这不是打开了吗,回过头发现逆光里,一幅如画的眉眼。


曹光傻傻地盯着面前这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温和俊秀的轮廓,心想着大概谦谦君子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下一刻这位谦谦君子的手枪对着曹光脑袋,问:你是谁。


曹光眼角余光瞥了一下,乖乖,对着自己太阳穴的一杆细细黑黑的玩意儿是什么。


他举起双手做出投降姿势,说我只是送这个老伯回来,帅哥你别乱来啊。


眼前一个穿着黑色大褂的中年胖子眯着眼盯着曹光和老头儿,这时候老头儿开口了:您……您是肖副官吧?


肖子韩没想到被认出来,生怕被发现他与他义父的勾当,把枪口对准了老头儿。


老头儿又说,我是方明啊,当年也在应将军手下做事的那个方明啊!


方明?肖子韩难以置信地皱眉,说方明半年前南下去参加革命了,况且方明也才18岁,你休要说什么疯话。


彭秃子按下肖子韩的抢,然后问老头,你从外面回来了?


曹光腹诽,什么外面里面,从刚才开始就莫名其妙,老伯人也送到了能不能让我回去。


肖子韩也不明所以,问彭秃子,义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秃子说这个说来话长,况且有外人在。说着他看了一眼曹光,接着跟肖子韩说今后我再慢慢跟你说。


彭秃子又对老头儿说,念在你一把年纪了,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你都知道的吧。


老头儿说我老了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这不还得让这个小伙子带我回家呢。说着拉住曹光的手说小伙子你好人做到底,就送我回到家吧。


彭秃子给肖子韩使了个眼色,肖子韩说我送你们回去吧。便要领了曹光和叫方明的老头儿走出桃花林。


曹光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哪还有什么郁郁葱葱的参天古木。四周满山的鲜嫩粉色,十月天里竟然开满了桃花。他张了张嘴,喃喃道: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我是不是搞到真的了。


前方那个拿着枪的帅哥穿了一身奇怪军服,挂在腰上的枪也是只在时代剧里看到过的那种德系小口径手枪。曹光悄悄地举起挂在胸口的相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他的背影。


灰蓝色的军服在桃花的映照下,生出一种恬静的柔和美。


走到桃林外,曹光看到了肖子韩的车。好家伙,福特T型车,他只见过一次真物,还是他老爸带他去密歇根福特车展的时候看到的。


搞到真的了真的搞到真的了。他双眼放光地凑上去,摸摸车灯,摸摸车后视镜,摸摸这里摸摸那里。


肖子韩问他,你干什么?


曹光问帅哥您能让我开开这车吗?我C1驾照拿到三年了。


肖子韩说什么西不西医的,上车坐好。曹光这才念念不舍地上了车。


 


*****


肖子韩把方明载到他家门口后,不让曹光跟着方明下车,强行把他载回应将军府。他可不知道这个所谓外面来的人会不会乱说什么话,他得看紧他。


曹光一个人坐在副驾驶上,东瞅瞅西看看,四周的建筑有古代宅院模样也有近代小洋房。


坐得无聊了,便找司机唠起嗑。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曹光,曹操的曹,光阴的光。


肖子韩大概理解了帅哥这个词是用来称呼他的,便回了一句,肖子韩。


肖子韩……曹光细细咀嚼这个名字,说了句果然帅哥配好名。


他大致上猜测了一下现状,怕不是自己真来了个不知有汉何论魏晋的桃花源。


他问肖子韩,你听说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人民共产党没?


肖子韩不知所谓。


他又问,那现在是公元哪年你总该知道了吧?


肖子韩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曹光耐着性子问,我问您今年是哪一年呢?


肖子韩回答道,远国十五年。


曹光心说,怎么还是个架空的国家。


然后他问,那这里是哪里啊?


肖子韩回答说是丰城。


曹光还想问其他的问题,肖子韩从后视镜瞪了他一眼,说可以不说话了吗?


曹光只好禁声。


车子停在了应将军府门口,肖子韩带曹光下了车。曹光扛起他的尼康大炮,对着车身一通拍。都是素材,都是素材。


肖子韩心里好奇手上抱着的是什么东西,但也没说出来,带着曹光进了将军府。边走边嘱咐他,你今天在桃林里看到的你都不许说出去,不然我喂你吃子弹。说的话可是凶巴巴,语气却是轻轻缓缓,曹光觉得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路上的人见了肖子韩都毕恭毕敬喊他肖副官好。肖副官辛苦了。看上去这个肖副官的官衔还不小。


曹光说,我不说可以,但是你得带我逛逛丰城。


肖子韩看对方一脸得意,下巴翘得高高的,他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这一笑把曹光看得心花怒放,心里念叨帅哥你这要是在庆大,肖奈的校草位置都得让给你。


 


******


肖子韩从彭秃子和应老太那边旁敲侧击到了里外世界的秘密。


曹光说要逛丰城,他便跟着曹光,从城东跑马街走到城西菜市场。期间曹光一直拿着挂在胸前的一个通状物转转按按,时不时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他看着曹光,这个挺拔纤瘦的青年脑门上一撮抓得乱乱的黄发,戴着一副玳瑁框粗框眼镜,身上穿着夹克外套,一双皮鞋走得鞋头泥迹斑斑。看不出他这个“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曹光此刻正在拍一个编着辫子的小女孩。肖子韩看他捧着那个黑色的筒蹲着半天一动不动,看起来专注又耐心,肖子涵心底忽地生出,被曹光这样认真对待的人一定很幸福的想法来。


接着曹光站起来,跺了跺发麻的双腿,低头查看了下回放图像,对着肖子韩喊了几声帅哥你过来看看,然后把相机递给肖子韩。


帅哥,我拍得怎样,厉害吧?他笑得十分自满。


肖子韩不思议地看着自己手上约摸四寸大小的小方块,上面竟然有那个小女孩的画像,在光与影的作用下,画面显得平淡温馨而又唯美。


这,这是什么?他问曹光。


曹光说这是单反啊,帅哥你没看过吧?说着又按了几下,监视器上出现了动态画面。他说你看这是我前几天早上在宿舍楼下拍的延时影像。画面上形形色色穿着鲜艳亮丽衣服的年轻人一个个地或笑或面无表情,来去匆匆。


他怔怔地看着,心里有点艳羡这些跟他年纪相仿的人,他们的人生一定自由自主,丰富多彩。绝不像自己这样灰扑扑地活着,帮义父夺得政权,或者死在应震天抢下,一辈子离不开丰城,一眼看到了头。


载曹光回将军府的路上,月亮已上了梢头。


肖子韩从厨房里偷偷帮曹光顺了几个饭茶和油粑粑。曹光不太能吃太辣和太咸的,前一天带回房间的三合汤最后还是都让肖子韩自个吃完,肖子韩今天出门前特地跟厨房的张姨吩咐了下做些清淡点的。


曹光正在看他带来的一块小小的牌子,上面的文字和画像都能动。他看曹光时不时拿着它拨来拨去,指头在上边点点点。


见他进来了,曹光欣喜地抬起头,说帅哥你总算来了,我好无聊啊。


吃着晚饭的时候曹光那块牌子突然叮咚响了几声,亮了一下又暗回去。曹光叹叹气,说唉充电宝的电也用光了,这下真苟不了了。


又是他完全听不懂的词汇。


我有一个朋友,肖子韩突然开口,说我那个朋友他很早父母就因为战争去世了,他在他父亲的拜把兄弟养育下长大成人。


曹光咬了一口油粑粑,不小心发出咯嘣一声,他一脸歉意地看着肖子韩,含糊不清地说帅哥你继续。


肖子韩接着说,我朋友的义父几年前把他送到义父政敌的手下,让他去充当卧底,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干掉这个政敌,让他义父能够称霸整个丰城。但是这个政敌对他也很好,不止政敌对他好,政敌的家人也是真心对他的。如果是你,如果是你们外面的人,会怎么做?


曹光心想一般说我有一个朋友都是在说自己,他一口吃掉剩下的油粑粑,满足地打了个嗝,然后说,我们外面干掉人是会被抓去枪毙的。但是呢,曹光顿了一下,将手上的油渍在桌布上擦了擦,继续说,你那个朋友有没有想过不要从忠和孝两个角度去思考?


肖子韩问,那应该怎么思考?


曹光说,就算我们发展进程不一样,你们现在处在乱世,但是历史总是要向前的,你觉得是你……那位朋友的义父还是政敌更能推进这个时代?


肖子韩陷入沉默。


曹光又说,不过你那个朋友也不用太过于纠结哈,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历史从来都不是偶然的,也许你那个朋友就算什么都不做,历史也会自己做选择的。


肖子韩问,什么都不用做?


是啦是啦。曹光坐到肖子韩身边,一把揽过肖副官的肩,拿出自己电量已经亮红了的手机,翻开相册,一张一张挑出来翻给肖子韩看。


这是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这是挪威的极光、这是乞力马扎罗山、这是苏梅岛,我准备今年寒假去新西兰过年。你看丰城以外、中国以外,还有这么大的世界。


他又点开音乐播放器,上次播放中断郝云的《去大理》,他按了继续播放,一个有故事的男声在唱:谁的头顶上没有过灰尘,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也许爱情就在洱海边等着,也许故事正在发生着。


恰巧唱完这句,手机没电关机了。肖子韩被戳到笑点,低头吃吃地笑了起来,肩膀都在抖。


曹光心想,古有宝玉为寻求和解让晴雯撕扇,今有我曹光为博得美人一笑烧光电量,值了值了。


他将没了电了的手机塞回口袋,问帅哥你还想听什么外面的事,我知道的都跟你说。


两人直至聊到油灯的灯油耗尽、天色微明了才睡去。


这个夜晚的交谈对曹光来说只是跟一个不算陌生也不算熟悉的人聊了几个小时,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事,但对肖子韩来说,却是影响他后来生活最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


 


*******


隔天曹光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下意识摸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才想起手机已经没电了,有点沮丧。正巧肖子韩刚从应震天的会议室回来。曹光坐起来说帅哥,你今天还有空吗?


肖子韩说我就是来叫你起床的,一会儿带你去状元弄和福兴剧院逛逛。


走出状元弄的时候,两人遇到了出殡队伍。稀稀拉拉几个中年人举着个写着方明的白布幡子,和音容宛在的花圈。


曹光说这个方明不会是那天那个老伯吧?


肖子韩说就是他。


曹光不胜唏嘘,说刚回来呢就去世了,他儿子女儿一定很伤心啊。


肖子韩看了曹光一眼,说那是他爸妈。


唢呐和锣咿咿呜呜哐哐当当地响,曹光捂着耳朵大声问他,帅哥你说什么?肖子韩摇了摇头,说我们去福兴剧院吧。


买完了票,肖子韩突然接到通知说将军府有事找他速回。他跟曹光再三道歉,曹光挥挥手说没事儿帅哥你去吧。我看完戏到处逛逛拍拍,这儿挺多素材的。


等到肖子韩再回到剧院时已经快要落日,他停好了车就听到有人在起争执。


诶诶诶我的相机!你有病吧你!是曹光的声音。


肖子韩赶紧过去看发生了什么。


另一个人说你扛着这么个大玩意儿挡在路上不看路掉了还赖人呢?


曹光说是你来撞我的好吧?路那么宽你凭什么说我挡你路了啊?我不管我这镜头贵着呢你给我赔给我道歉。


那人又说哟呵头上染点儿黄毛就以为自己有钱人啦?还真没顾爷我买不起的东西。说着他扯了扯曹光的刘海。


卧槽你变态啊!曹光拍掉他的手。


肖子韩问说怎么了。


曹光见肖子韩来了,委屈巴巴地说帅哥我相机镜头被这人给打碎了,好几万呢。嘴巴微微嘟起,表情可怜兮兮。肖子韩心里咯噔一声,有个声音在说,你栽了。


撞掉曹光镜头的是丰城里有名的恶绅顾老二,是彭秃子世交的儿子。他看到肖子韩,打了个招呼,说肖上尉,好久不见,替我跟您义父打个招呼呀。


肖子韩说,你跟他道歉。


顾老二难以置信,问他又是你的谁?我跟他道歉?


肖子韩掏出枪,对着顾老二,又重复了一句,你跟他道歉。


顾老二这才不情愿地低头,跟曹光说了一句对不起。


曹光说帅哥我们回去吧。


回去路上,曹光突然说了一句,帅哥我觉得我差不多该回家了。


肖子韩猛地踩了一下刹车,曹光被惯性带得往前一冲,急吼吼地说帅哥你干嘛呢?


肖子韩小声的问,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


曹光垂头丧气地说我手机没电了,镜头也坏了,我还好几天没玩游戏啦,瘾犯了浑身难受。这边没有通电也上不了网,我实在不适应。


肖子韩问,你不能多待久一点吗?他心里打着小久久,多把他留一些时间,等他再出去发现外面物是人非,总会再回来。


曹光说不行啊,我还有学要上我也有朋友在等我回去呀。打副本就是了,他在心里默默加上后半句。


肖子韩方才如梦初醒,曹光在外面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世界,而他竟然因为不想曹光离开就想让他与原本的生活脱节。


肖子韩越想越羞愧,然后他跟曹光说,那明早我带你过去门那边吧。


曹光声音听起来恢复了点精神,说好……诶帅哥你怎么眼睛红红的?


肖子韩说没事。调了一下档,又慢慢驶动汽车。


农历十四的月亮,半圆不圆,被天上薄薄的云层挡着,周围一圈月晕,看起来朦朦胧胧。


 


********


第二日天还没完全亮,肖子韩就把曹光挖了起来。然后载着困得迷迷糊糊的曹光前往桃林。


站在土地庙后门边上的时候,他又叮嘱了下曹光,说你一会儿经过庙里的时候,千万不能回头看啊。


曹光想起前两天那个老头儿也这么说,他好奇问了句,为什么呀?


肖子韩说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义父说祖上传下来的祖训就是出去的人回来的人都不能回头,说是门会彻底关上。


曹光问,帅哥,肖副官,肖子韩,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呀?


肖子韩抿起嘴,点了点头。


曹光又问,帅哥,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特别好看啊?


肖子韩说,有,你现在说了。


朝阳已经升起了,肖子韩看朝阳一点点照到曹光脸上,让曹光英隽的脸看起来更加年轻富有朝气,每个五官都在叫嚣着他并不属于这里。


曹光还要开口,肖子韩打开门将他一把往里推,说就你废话多。


曹光背对着他,说了声帅哥我会想你的,你等着我以后有空了再回来找你呀。


 


*********


在门合上的瞬间,肖子韩突然又推开门,一步跨过门槛,拉住了曹光的手。


曹光在进了门后,低着头,一步都没走。心里突然涌起的强烈不舍让他有点难过,仿佛与肖子韩这一别会永世不见。


所以当他听到开门声的时候,欣喜地回头。看到肖子韩站在门的这边,接着整座庙,甚至连带那些开得正茂的桃花,整片桃花林都飞快向后飞去,地震山摇。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周围才安稳下来,他看看周围,是那天进来时的茂密森林,没有什么土地庙更没有什么门。


他又看看拉着自己手的肖子韩,笑意盈盈地嗔怪他,说都怪你,我回不去了。


曹光傻愣愣地啊?了一声。


肖子韩又说,你要负责我这辈子了。


 




end


来评论猜一猜吗 

巍澜衍生/论坛体/ 818某男团(四)

*ooc
*阿沉终于出场了我猛虎落泪
*彩虹屁好累


--------------------------------------------------------------------------------

521L

实不相瞒这是我妈当年喜欢的款。

522L

冯豆子同款博已经开始扒衣服了……

523L

我去翻翻我妈衣柜

524L

这衣服还用扒吗?这不是烂大街的款吗,冯豆子一人拉低zyl48私服衣品

525L

我们豆子的绿棉袄哪来不好看了?非要穿的像下一秒就去走秀一样?这样多淳朴多接地气,我们豆子就是一实诚人,不会刻意打扮去营业,豆粉就爱他这种真性情

526L

天惹豆粉严重低龄,我拒绝贤贤和这家捆绑

527L

真性情或成洗白最佳名词

528L

豆子就没黑过,顶多绿过,何来洗白一说

529L

#嫌弃 冯豆子#上热搜了我服气,豆贤是什么患难情侣黑话题齐刷刷上热搜,先是声讨后是嫌弃,你先下来我出面替你顶上,凭这点豆贤🔒死

530L

锁个屁,豆粉还要脸吗捆绑吸血人血馒头吃得爽吗

531L 

糊逼就别来倒贴我家小金豆了吧,人气在队内被吊打还想跟我们营业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去吧

532L

人气top好惨,要带洗脚婢一起飞

533L

祝早日解绑

534L

帅哥只和帅哥玩,至于某豆,hello你谁?

535L

yxx惨兮兮,自己slay到飞起被公司硬塞个吸血虫,麻烦同事少cue我们家,cue一次即是倒贴

536L

以后zyl48要是被嘲丑逼团就全都给我日豆粉,一帮恋丑癖

537L

@冯豆子反黑站 您不管管?

538L

本路人真看不下去了,豆子颜值还是能打的就是造型不给力,不信你们去看看@豆一逗这个博主p的,衣服p成别的豆子立马变大帅哥

539L

yxx家dw不要太嚣张,团还没火就先给自家艹top人设,不怕打脸哦还有rs豆子的那几个今晚就烂从嘴先开始

540L

豆贤两家真是emmm好zqsg在撕啊

541L 

fdz家撕逼点:yxx家太狂吹过头

yxx家撕逼点:fdz倒贴不配做瓜

都是zz罢辽

542L

dw就是喜欢作妖明明正主关系很好,非要让自己哥哥和全世界都不熟就开心了?

543L

dw是怎样的一种生物呢?就是给自己和哥哥以及心里认可的人画了个圈,圈子之外的人全是傻逼

544L

楼上正解,dw今晚这么跳我必须画饼豆贤发糖

545L

发糖必须安排,反黑站几十条打卡链接不能白做

546L

惊了by48小号是不是卧底在论坛里,竟然真上线了

547L

他们肯定有小号啊,一个个网瘾少年啥都知道

548L

上线了是吧!豆贤冲鸭!豆贤女孩在哪!

549L

图片JPG

(@by48:别再嫌弃豆子了,他挺好的。也别盯着他绿棉袄不放了,等会给你们看看你们小队长——杨修贤)

550L

我操这个信息量有点大

551L 

1、正主亲自下场手撕毒唯,豆贤真爱无疑2、等会by48队长上线,颜值暴击警告

552L

都给我磕!豆贤是爱情,是爱情!

553L

毒唯姐姐脸好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54L

dw:都是为了营销都是为了给同事留点面子我懂

555L

在毒唯眼里杨修贤夸冯豆子等于营销,怎么了都8102年了还不允许人家光明正大夸自己老公了?我看杨修贤挺开心的

556L

dw:哥哥好惨哥哥要被迫说违心话冯豆子给哥哥洗脑了哥哥离他远点哥哥快点解绑

557L

冯豆子洗脑大师人设还是dw给艹出来的本豆粉真的自愧不如我们豆子傻不拉几一人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那种洗个p的脑

558L

本豆贤cp粉也自愧不如,我都闭麦看dw撕逼从中抠同人设定了

559L

dw比我们会磕罢辽

560L

所以我们小队长什么时候出生阿妈等的真的很苦

561L 

队长肯定得霸气啊,大哥大那种???

562L

武力担当能干翻全队那种?

563L

哦嚯,小队长我提前pick了,双队长cp我也先占个座

564L

双队长是什么神仙cp太好磕了8

565L

我靠,我们小队长出生了

566L

姐妹们我先跪下了

567L

微博继第一次发博后再次卡死

568L

韩沉图片JPG

569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身份证号码

570L

这个我真是夸不动了太强了这tm必须男团扛把子不红的话我把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571L 

给这个颜值这个气质这个身段这个比例这个硬照表现力跪了神的爱情从希腊开始我的爱情从韩沉开始

572L

衣服的扣子是拿来系上的而不是你用来犯罪的工具啊哥哥!!

573L

我靠他这个眼神我立马变身大力水手狂吃10086颗菠菜时空穿越一秒瞬移到他面前把他按在五星级酒店豪华大床上脱光衣服种满草莓干柴烈火翻云覆雨和他为爱鼓掌激情大战三百回合

574L

这个评论和转发量,果然是路人也都认证的名品帅气世界级的美貌,实红

575L

这个才是实打实的ace人气top啊荷尔蒙爆棚天生的舞台王者表现力不是盖的不用营业光是这张图放上几个月天朝几亿女性就能原地排卵360度跳起爱的华尔兹

576L

除了窒息和流鼻血我没什么可以表演的了

577L

我的心脏被帅哥拿着ak47突突了不知道多少次又拿手雷炸成了烟花

578L

我要在哥哥睫毛上荡秋千!在哥哥鼻子上滑滑梯!在哥哥柔软饱满的嘴唇上疯狂蹦床!

579L

韩先生用脸蛋实现了世界和平,是脸蛋教科书颜值宝藏没错辽

580L

妈妈要给我们沉沉全身都上保险!用仙气做成的身体哪个凡人都不能染指!碰一下也不行!

581L 

cnm他到底是什么蛊惑人心的妖精是怎么做到一个表情就抓住了我四处爬墙活蹦乱跳的心还在里面最深处种下了毒我现在每一分每一秒睁眼闭眼心里都是他赶不走驱不散只想拿起存折给他疯狂氪金日哦我迟早猝死在这小妖精手里

582L

韩先生犯罪了,犯了在我心里纵火的罪,必须和我在监狱里关个无期徒刑

583L

这还只是张硬照,要是动图一个wink扔过来我立马当场去世原地升天怒排百万精子后直飚外太空,他还可能会挑眉!还会勾勾手引诱你!靠啊春宫图算什么!r18r21算什么!各种马赛克的AVGV算什么!他就是欲望本身啊!

584L

他就是下凡的仙子行走的画报活着的玛丽苏小说男主角是全世界顶级的画家拿荷尔拜因颜料轮流播放着世界名曲熟读各国名著边听边恭恭敬敬地在最好的纸张上画出的价值连城的绝版画作是古希腊众神拿爱与力量浇灌长大成人的宠儿是现世界每天都在用脸杀人给美貌加了防腐剂被天使赋予无辜被恶魔赋予诱惑自带纯情等一系列复杂因素的玫瑰花丛里最鲜艳的那一朵高岭之花!

585L

我要和韩沉探讨一下爱情的365种姿势

586L

我对他已经不是爱了,或者说爱已经不能形容了,爱太肤浅太片面太庸俗,是那种灵魂深处下意识的颤动,是全身上下各条脆弱神经的叫嚣,是从下体喷涌而出一路涌上大脑的人类最直白最兴奋最不敢面对最神圣也是最肮脏的感情,我的灵是他的,我整个人都是为他而生的,他也是为我而生的,是满足我淫秽不堪的性幻想而生的,是我没日没夜转发锦鲤所得到的最宝贵的礼物,人间不值得可他值得

587L

韩先生我有个觉想和你睡一下可以吗

588L

我激情点播《威风堂堂》《青媚狐》《痒》《nympho》《lollipop luxury》《legs up》《sexy back》<以上是我的心情

589L

我的眼泪已经不止是西湖的水了太平洋大西洋都是我为帅哥流的爱液紫藤萝瀑布是我心里zqsg的思念汇聚而成的

590L

我的天哪楼上的姐妹都好会夸我只会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我给大家拖后腿了

591L

对不起我现在重新回去学语文,从小学开始还来得及吗

592L

韩沉真的实红了,微博转发、赞、评论至今最高,太争气了

593L

我为小沉流下猪泪,dfyx资源速速安排

594L

我的心是澜澜的,我的魂是杨修贤的,我的灵是韩沉的,我的魄是明天的by48的

595L

快出周边吧求求了我真的想给小帅哥花钱杂志都看看我们沉沉吧!

596L

@东方壹心 快点来圈钱吧呜呜呜

597L

不止杂志,节目访谈和剧本都速速给我安排@东方壹心

598L

保镖最重要!让ss离哥哥远点!

599L

希望公司能干点实事,别浪费了这么好的人才

600L

转一发杨超越保佑私生死绝

end

今天有人抹布沉沉吗我日常问话


明天一定更,明天阿沉必须出场,妈妈要给沉沉吹最多的彩虹屁

【风远】心抽抽

糖茶🔒死!!!都给我磕!正主下场发糖!糖老师的风远我吹爆!!!

此日当归:

【风远】心抽抽


-茶茶茶茶茶亲亲亲亲你。


七夕快落!!!
糖茶超甜!!!
只允许,茶茶转载本文。


——







章远扳着指头一次一次数过自己的心动。一次,两次,三次。









第一次是返校拿作业,他匆匆跑过音乐教室,却慢慢地滑回去。像是一条在海里游弋的鱼,被温柔的水波拥入怀中。他听见清脆的钢琴音在风里摇晃,一声声的,像晴天娃娃。他一步步后退,头还没打滑转过去,心思却被这声儿搞得摔了一跤。为什么不标一个“注意地滑”呢?他想。









一步,一步,他感觉到窗子外边的夕阳猫过他的背。章远倏忽打住,一时踌躇——真的要看是谁吗?他犹豫不决。可是从窗那边打转过来的钢琴声却像在邀约的绅士,欠身脱帽抿嘴笑,向他道一声:午好,跳一曲?能拒绝吗?他胡乱地想。









阳光拽着他的背逼他回头,溜达的风在耳边催他,他脑子里是轰然的火山岩浆,顺着每一块褶皱渗透呀渗透。章远是无缘知道的了,他的皮肤在替他的心害臊——因为他和自己承诺:决定了,我就看一眼是谁,看完我就去拿作业。









他终于转头了。









章远想:人为什么要好奇呢?









林风在夕阳里染着一层光边,像是被这个世界的神仙蘸着月黄色的笔圈出来了。他像是个剪影,远山拓在教室里的薄片。他又像是灯花,将章远眼仁里的弱光烘托。林风闭着眼,睫毛上有浮尘打扰,可这又能怎么样,这只能让他变得更加真切,告诉章远,你心动了!动心的可不是个神仙,是个活生生的人。









他没被林风发现,缩在窗子边听林风让音乐活现。他发现这个一直坐在他旁边的少年,有一双被繁星祝福的手,冰凉的光被他注入在琴声里,涤荡过章远的每一股岩浆热意。澎湃的烫悉数化为缠绕飘零的凉,章远的心被吻了。不知道是谁干的,章远自言自语。他挠挠头,垂首笑了。









每一点心意都被林风的琴声慢条斯理的打整 了。心动只有一瞬,喜欢却是一生。章远不想去拿作业了,作业一天到晚都在写,扪心自问,能一天到晚都听见林风的钢琴独奏吗?









音乐结束华彩,缓慢过渡到尾声。章远恋恋不舍地想:这架钢琴是幸福的。不然为什么空气里会有一股打翻了的饴糖的香气。









只是这样吗?









如果乐手不是幸福的,章远你又会听见什么呢?














第二次心动更加微不足道。









晚自习差几分钟结束。章远忽然思绪波及林风,难为情地笑了。自从偷听了那一段琴,章远觉得自己好像欠了债。他第二天纠结了很久——怎么才能还债?章远想问明白,可看着林风疏离的眼神实在开不了口。他脑子快想法多,看着一本错发到自己桌上的林风练习册心生一念。










“林风,”章远试探地递过练习册,“你想,问我题吗?”









“……?”林风皱了皱眉。章远哪敢看啊?他想自己估计就是林风眉心突兀的一颗痣,被这么一夹,嗝儿屁见天王老子了。








“可以吗?”









林风却忽然反问。








章远惊喜地抬头和他对视,又立马赶趟地后悔。为什么要看林风的眼睛?他的眼睛多漂亮啊!像是偷了自己梦中情人的。那么深情,难不成是被红豆树栽满了?是实在的桃花潭水深千尺啊!章远的脑子里蹦出来许多的想法,在眼前一帧帧晃过,像是浮云霜雾,可是拨开一切,他都还在凝视林风。









鬼知道他流露了什么样的眼神。在林风的眼睛不好意思地移开之前,他是真的要溺死在那片海里了。现在想来,章远都要尴尬地笑自己。









他偷偷瞄了一眼林风。林风在听歌,安静地像被时间忘却的蒲苇地。章远思索着宁静的晚自习和打节拍的耳机声,真想凑到旁边傻乎乎地问一句是什么歌。他想法软的像云,只把自己和林风环抱。上天感应他的诚心,晚自习的铃声猝不及防杀了出来,章远吓了一跳。笔直地杵位置上一时动弹不得。大家开始吵吵嚷嚷,他想麻利地问林风:林风,你有题不会吗?









事实上他想问别的。你在听什么歌,我能听吗?他心口不一,问哪个都不情愿。反而是林风先招呼他:章远,你能和我讲道题吗?









七组做清洁,这些人大吼大叫,拿着扫把打闹。前排小姑娘拾掇东西,文具盒被撞到地上哗啦散了,一群人手忙脚乱去捡。章远福至心灵,有点扯着嗓子胡闹地和林风说,你在听什么歌!








林风没应,只是把耳机塞到了章远的耳朵里。碰到耳廓的时候,章远的心就停了。原来人窒息还可以活着。章远料想自己疯了。音乐贯耳,旋律忽而空白,同林风的压低的声音一和。忽明忽暗,时喧时静。









【黑凤梨】
“  ‘喜欢你’。”









章远的心动了一下。









像罢工久了,自己又听话干活的工人。章远不敢偏头去瞅林风,这使得他错过了林风认真的眼睛里满是被夜风吹醒的涟漪。这点动静不知是怎么搞的——是他望着章远倒映了他的心动,还是自己的心动明白流露?耳机里的歌词已经过了那句“喜欢你”,章远的耳边却死死萦绕一句林风的喜欢你。









说不出一句话来。章远害怕自己分出一点力气,他的心脏就又要休克。小心翼翼,仿佛是捧着玻璃花瓶,他想:不能打碎了,如果打碎了,就不能再好好保存对林风的喜欢了。














第三次就像是俗套言情故事。章远成了何洛手里恋爱小说的女主角。男主站在礼堂的台子上,灯光下倾慕春日柔情地唱着只给她一人的歌。









林风的架子鼓打的风生水起,多少人血脉喷张姑娘心慌,只有章远一人的思绪从狂欢的三万米高空轻飘飘地落回来,林风身上在发光呀,好像三万米高空里的星星。他憨憨地笑了。林风低头写数学苦恼的垂首,解答问题的咧嘴默笑,钢琴前陶醉的面目,一时间漫上心头,好比是天地里的飞霜,招惹了章远的眼睛。









章远看着主唱在那里声嘶力竭,吉他手的动作眼花缭乱,只有林风一下比一下慢,像是没长心一般。林风呀,他苦涩地想,你长心了吗?长了心为什么会不知道我每个字每个字认真写的笔记背后的心思吗?长了心为什么会不知道我不厌其烦给你讲题的原因吗?长了心为什么会不知道我陪你练鼓的心情吗?你怎么不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我,然后贪着这份权力?









林风的手在鼓之间来回穿梭,这首歌就要到了末尾即将由他的一串鼓点收尾。他曾经给章远打了很多次询问他怎么样怎么样,章远有时做梦都会被这段旋律吵醒。林风这次打得很好,章远揉揉发酸的眼,他都快听哭了。林风的身形模糊如被月光笼罩的芦苇杆,章远没去管泪水,还在睁大双眼望向舞台。









“咳咳。大家好。”



“我是林风。”



“我现在,想问一个和我一起听过‘喜欢你’的人。”



“现在想听什么歌?”








心跳骤停。









章远的泪水淌了下来,清明地看见林风的弯弯眼眉望着他。他忽然想到,郁达夫有春风沉醉的夜晚,可章远独有林风沉醉的钢琴音乐会,有谁知道林风会弹钢琴吗?他的心急忙操练起来,一下又一下。就如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心动,是一次又一次的。









他破涕为笑。









也不知是谁给了勇气。兴许是每一次结实的心跳脉搏吧。









他拼尽全力不顾一切吼出来,仿佛是掏尽所有的一往情深。








“喜欢你!”






FIN.


我写不出风远的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呜呜
就好像我不能把我七夕时对茶茶的爱写出来
糖茶锁了!!


吃!!我命令你们都给我吃糖茶!!


@茶小乖    我我我我我后排吧唧茶茶一口!!谢谢你不嫌弃我!!!

性感茶老师在线等人,激情搞阿沉

为什么没有人抹布阿沉
一个沉妈日常发问